前卫:伊洛基、巴顿、苏缘杰、丛震、周通、李想、朴韬宇、谢维军、赵英杰、杨万顺、兰菁轩、杨立春、樊旭洋、陈科睿

作者:admin 分类:NBA赛事 时间:2024-02-12 阅读:11

  天津津门虎死而复生之后,津门名宿于根伟火速组建了球队,但留给他的却是“老弱病残”的阵容。谭望嵩和白岳峰本来都已经打算退役,结果在危难时刻决定留下来帮助球队度过难关。至于天津津门虎队中的很多球员,包括周通、聂涛等人都原本处于失业状态,也被临时抓过来增强阵容。可以这样说,天津津门虎目前的实力,恐怕是中超16支球队中最差的。

  

  【2021中超联赛专题】【天津津门虎阵容】

  对于主教练于根伟来说,阵容差是一方面,球队组建时间太短,恐怕是无法改变的。很多球员由于没有系统的冬训,体能基础之差是可以想象的。这三周时间里,教练组只能拼命让球员们苦练体能,但又不能上量太猛,为了防止他们受伤,训练只能循序渐进。在这种情况下,津门虎虽然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进步,但是否可以支撑中超联赛,恐怕还需要观察。

  从津门虎阵容来看,攻击力不足恐怕是最大问题。由于目前处于疫情期间,外援前锋的引进工作相当不顺利,只能等到二次转会窗口才能完成。从位置来看,尽管谢维军、巴顿和伊洛基等人都可以司职前锋,但如果对他们委以重任的话,恐怕很难达到很好的效果。新赛季上半程比赛,津门虎将会非常艰难。

  守门员:滕尚坤、方镜淇、胡皓然

  前卫:伊洛基、巴顿、苏缘杰、丛震、周通、李想、朴韬宇、谢维军、赵英杰、杨万顺、兰菁轩、杨立春、樊旭洋、陈科睿

  后卫:卡达尔、李松益、白岳峰、谭望嵩、宋岳、高嘉润、聂涛、邱添一、钱宇淼、周其明、王政豪、孙梓轩、杨梓豪

  2004年是中超元年,泰达队获得中超开幕式举办权。天津泰达启用泰达足球场,该球场是国内第一座按照国际标准设计建造的球场。该赛季,泰达聘请了戚务生为主教练,并提出了"保六争三"的目标,但直到中超联赛第10轮,天津泰达队才以2-0战胜辽宁队取得首场主场胜利。

  2005年,中超联赛第1轮,天津泰达主场5-1大胜辽宁,取得了新赛季开门红。第12轮,泰达主场2-1战胜国安,连续两年在泰达足球场拿下京津德比。中超联赛末轮,泰达3-0大胜四川,锁定了第4名的成绩。

  2006年,球队改名为天津泰达康师傅,球队最终获得中超联赛第六名。同年,从职业联赛首年开始始终都在为天津队效力的于根伟退役,于根伟在13年的时间里共为天津队打入了83球,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为同一支球队进球最多的球员。

  2007年,中超联赛第13轮,天津泰达主场1-0力克北京国安,连续4个赛季主场逢国安不败(3胜1平)。第26轮,泰达1-0战胜山东鲁能,蒿俊闵打入制胜球。

  2008年,泰达足球俱乐部成立十周年。当赛季天津泰达获得中超联赛第四名,取得2009年的亚冠联赛资格。

  2009年,天津泰达在亚冠联赛取得了2胜2平2负的成绩,此成绩是当年中国四家俱乐部中最好的成绩。球队在赛季中爆发了两次罢训事件,导致了成绩下滑,中超联赛仅获得了第六名。12月,曾担任过中国国足主帅的阿里·汉出任天津泰达主帅。

  2010赛季初,曹阳、杨君、韩燕鸣、谭望嵩罢训,“泰达四君子”罢训事件使得杨君、韩燕鸣、谭望嵩离队,再加上之前被挂牌的张烁、白毅、卢彦和蒿俊闵、达米亚诺·托马西等人离队,上赛季的全部主力所剩无几,只有队长曹阳连续两封悔过书上交俱乐部后得以回归俱乐部。

  该赛季马尔科·佐里奇、李本舰、姜晨、李星灿回归,又引进张晓彬、白磊(白岳峰)、白光(白岳轩)、罗德里格斯·拉多尔夫、亚历山大·克莱茨科夫、卢西亚诺·奥尔古因、何塞·路易斯·维拉纽瓦,从申花租借来陈涛。泰达从赛季初的七轮不胜到后来最终以50分的战绩获得了中超联赛亚军,这是职业化联赛以来天津足球的最佳战绩,再一次获得亚冠联赛参赛资格。

  2011年,在亚冠联赛小组赛中,天津泰达提前1轮获得小组出线权,这是天津球队历史上第一次在亚冠联赛中小组出线,最终与排名第1的大阪钢巴同积10分。天津泰达在小组赛中双杀韩国济州联,终结中超球队对阵韩国球队11连败的耻辱纪录。在亚冠联赛1/8决赛中,天津泰达被全北现代3-0淘汰,未能更进一步。该赛季,球队最终获得中超联赛第10名。

  11月19日,中国足协杯决赛在安徽合肥举行,天津泰达以2-1战胜山东鲁能,获得天津足球历史上首座足协杯冠军,同时获得2012年亚冠联赛参赛资格。

  2012年7月11日,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,球队本赛季中超17轮及以后主场全部转移至市区内的奥体中心球场(水滴球场)进行。该赛季,天津泰达在中超联赛积40分排名第8位,亚冠联赛积3分成为G组倒数第1。在足协杯赛场,3-5被山东鲁能淘汰出局,未能打进足协杯八强。

前卫:伊洛基、巴顿、苏缘杰、丛震、周通、李想、朴韬宇、谢维军、赵英杰、杨万顺、兰菁轩、杨立春、樊旭洋、陈科睿

评论

精彩评论